俄僑歷史文化—哈爾濱的城市記憶

發布日期:2015-10-13  新聞來源:  編輯:馮拓菲 蔣 萃 楊 旭

  

黑龍江省博物館  龐學臣

 

  在哈爾濱的城市史上,深深鐫刻著“俄僑”的文化印記。隨著中東鐵路的開通和運營,俄羅斯僑民大量涌入,使得哈爾濱乃至整個黑龍江的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發生了全面變化。這一直是黑龍江地域文化的一個特色。俄羅斯文化在哈爾濱與中華民族文化進行交流的過程中涉及了方方面面,如民族性格、宗教、交通、城市發展、僑民等,這一系列主題,也將是黑龍江省博物館在未來展示給觀眾的又一亮點。

關鍵詞:哈爾濱  俄羅斯僑民  歷史  研究

 

一、哈爾濱城市的形成與發展

城市中總有些記憶是生動和難以磨滅的。城市的發展和延續總是會帶走或留下些東西,哈爾濱這座城市留給我們太多炫目的想象和眾多精美完整的歷史建筑。這些想象和歷史建筑構成了哈爾濱都市文化的基礎。流連于哈爾濱的大街小巷,時常會令人產生恍如隔世的錯覺,城市上空那道由圓穹頂、帳篷頂、尖塔樓和金瓦重檐組成的天際線,仿佛還在重溫著那場歷史盛宴;那些拜占庭式的、哥特式的、韃靼式的和黃瓦朱垣的建筑們,還裹著巴洛克風格、日式風格、土耳其風格和中華巴洛克風格的外衣,似乎還在娓娓訴說著那段輝煌的過去。

(一)城市的源起

在哈爾濱的歷史上,曾生活過數十萬的俄國僑民。1898年中東鐵路的修筑和1917年俄國十月革命,大批俄國僑民陸續來到哈爾濱定居,曾一度達到25萬之多,從某種意義上而言,是他們的到來使哈爾濱迅速完成了由小漁村到現代大城市的過渡,無論經濟、文化,還是城市的建設都得以迅猛發展,哈爾濱“東方莫斯科”的美譽也由此而來。此外,哈爾濱曾是中蘇友誼橋梁的紅色通道,作為中長鐵路的樞紐站,無論是蘇聯各代表團的到來,還是我國領導人的出行,哈爾濱都是不可逾越的中轉駐足地。在過去、現在和未來,哈爾濱將始終起到中流砥柱的作用。

(二)僑民的涌入

1897年東清鐵路在中國邊境小鎮綏芬河破土動工,1898年東清鐵路工程局選擇了哈爾濱作為東清鐵路中樞,1903年鐵路通車。鐵路干線西自滿洲里,中經哈爾濱,東達綏芬河,南路支線自哈爾濱經長春直達大連。隨著鐵路的修筑和經營管理,眾多的俄國人紛紛來到了哈爾濱,從此開始了他們在哈爾濱的僑居生涯。

中東鐵路的開工,促使一大批俄國筑路工程師、勘查專家、氣象專家以及大量的技術工人來到哈爾濱,并在沙俄政府鼓勵移民的政策下,俄國的商人、農民、工匠、革命者、流亡貴族和冒險家也接踵而至。到1903年末中東鐵路開始運營時,鐵路沿線附屬地內的俄國僑

民人數達到了3萬人。1917年俄國十月社會主義革命爆發后,大批沙俄時代的舊貴族、企業主、銀行家,還有許多軍官和士兵、政府官員作為革命對象,受到蘇維埃政權的清算,他們攜帶家眷和傭人爭相避禍流亡我國東北。另有許多律師、作家、藝員、醫師、工程師、教師及其家屬則是由于對布爾什維克黨的政策持有疑慮,對蘇維埃政權不理解而背井離鄉也走上流亡之路;1920年末開始,更有大批白俄上層人士和下級官兵紛紛逃往哈爾濱;與此同時,由于西伯利亞地區連年饑荒,大批形形色色的俄國難民也潮水般涌入哈爾濱,形成了哈爾濱俄僑數量的最高峰。

與中東鐵路修筑人員和護路軍一同涌入哈爾濱的還有大批俄國猶太人,從19世紀末開始,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流亡到哈爾濱的東歐和俄國猶太人多達2.5萬人,這使得哈爾濱一度成為猶太人在東亞最大的僑居城市。直到今天,在哈爾濱這座城市里,人們仍然可以看到他們當年居住過的老房子,朝拜過的猶太教堂,經營過的商鋪、銀行、工廠,開設的學校、醫院、圖書館、報館和旅館。

二、哈爾濱僑民的經濟活動

哈爾濱俄僑工商業是與中東鐵路的修筑結伴共生的,1903年中東鐵路的通車,推動了區域經濟的發展和進步,便利了哈爾濱工商業的發展,使哈爾濱成為中東鐵路的樞紐,溝通歐亞大陸的橋梁和東北亞的商品集散地。僅在短短的十來年時間里,哈爾濱俄僑便擁有了涉及工業、商業、金融等上千家殷實的工商企業。

(一)工業

哈爾濱的俄僑工業,除了少數是規模較大、直接服務于中東鐵路的企業(如中東鐵路哈爾濱總工廠,中東鐵路哈爾濱制材廠等)由國家資本開辦外,其余均為圍繞生產與生活和外貿出口的加工企業,如制粉、榨油、釀酒、林礦、服裝裁制、卷煙及一些生活必需品的生產企業。

(二)商業

1898824俄國人魯西阿爾開辦的商鋪(后改稱布朗士商鋪)在香坊開業,揭開了俄僑在哈爾濱商業活動的序幕。在官方的鼓勵下,大批的俄國商人、投機牟利者紛紛來到哈爾濱,到1930年蘇俄在哈開辦的商店總數為1336家。根據商業企業的規模和從事活動的性質,俄僑的商業活動可分為進出口商業、零售商業和商會組織。

(三)金融業

在俄僑進駐哈爾濱之前,哈爾濱基本上沒有新式銀行,只有一些票號和錢莊。在中東鐵路修建的過程中,俄國為了適應投資的需要, 開始在哈爾濱開設銀行,在這其中最為著名的是華俄道勝銀行和第一、二借款銀行,它們控制著當時哈爾濱的金融業。

三、哈爾濱僑民的精神文化生活

隨著中東鐵路的通車與經濟的發展,已在物質生活方面安定下來的哈爾濱俄僑,開始追求精神生活上的享受。由于俄羅斯民族性格活躍加之文化藝術素質較高,很快俄羅斯文化就在哈爾濱文藝生活的各個領域中進入了繁榮時期,成為點綴這一國際都市之文化生活的臺柱。

(一)教育活動

俄國人一向注重教育,他們的文化教育普及率相對較高。自1898年修筑中東鐵路始至二三十年代,俄僑在哈爾濱形成了一套從小學、中學、職業學校直至高等院校完整的教育體系,同時也創制了一套從教材、學制、經費到最終目的的教育管理體系,使俄僑的絕大部分子女都能接受良好而又系統的正規教育。

(二)文學創作

1917年俄國十月革命以前,哈爾濱俄僑作家的文學創作生活就較為活躍。俄僑中的一些文學愛好者從這里走上創作之路,逐漸成為較著名的詩人、作家。當時在哈爾濱活動卓有成效的是一個名叫“青年丘拉耶夫卡”的文學團體,成立于1926年,名稱源于一位西伯利亞作家的長篇小說《丘拉耶夫兄弟》中主人公的姓名。丘拉耶夫卡團體每周活動兩次,內容是報告會或文學晚會。此外,該團體還經常舉辦詩歌比賽,以此來激勵其成員的創作活動,其成員的作品多發表在當時的俄文雜志《邊界》上。為了鼓勵青年人發表作品,1932 7月該組織創辦了自己的刊物《丘拉耶夫卡報》,使許多人由此走上了作家和詩人的創作之路。在丘拉耶夫卡存在于哈爾濱期間,大量的詩作在這里出版發表。隨著偽滿洲國的成立及大批俄僑詩人、作家的離去,哈爾濱俄僑文學的創作活動相對冷落,丘拉耶夫卡亦不得不于1935年春解散。

(三)藝術形式

俄國僑民中有相當數量的藝術家和音樂教育家,隨著他們來到哈爾濱,歌劇、芭蕾舞劇、交響音樂、爵士樂等西方文化形態也大量傳入。當時的哈爾濱在國際音樂舞臺上占有一席之地,被譽為音樂之城,這與俄僑音樂家舉足輕重的作用是密不可分的。

(四)新聞出版

作為輿論喉舌的哈爾濱俄僑新聞出版物,是隨著中東鐵路的修筑在這里出現并不斷發展的。哈爾濱俄僑的新聞出版物基本上是以俄文為主,形式有報紙、雜志、著作等多種,內容涉及政治、經濟、文化、民族、宗教、科技等多領域,1901—1926年哈爾濱市俄國僑民出版的刊物有:報紙102種、雜志141種,全部報刊為243種。比較著名的是《新生活報》、《邊界》。

(五)休閑娛樂活動

俄僑的生活體現的是東正教的習俗、歐洲人的生活方式,他們在哈爾濱舉辦盛大的洗禮祭、體育活動、賽馬會、選美活動等等,都形成了當時哈爾濱獨特的文化風景。

四、俄僑歷史文化對哈爾濱的影響

幾萬、十余萬的俄僑長期僑居于哈爾濱,對這里經濟社會的發展產生深刻影響。今天仍能看到或體會到許多當年俄僑的文化遺存及其文化遺風的存在。

(一)建筑文化

哈爾濱近代城市的形成與發展與其他城市不同,它是在特定的社會歷史條件下形成的,又是在強行介入的外來文化影響下發展的。所以在城市規劃、市政設施、城市建筑以及街道名稱等方面,充分地體現出了濃厚的俄僑文化影響。與中國內地的其他城市相比,顯現出迥然不同的建筑風格。哈爾濱獨特的建筑風格以古典的俄羅斯建筑物為主,同時還伴有一些法蘭西風格的建筑,因此在20世紀二三十年代,哈爾濱便以“東方莫斯科”、“東方小巴黎”之稱在國內外享有盛名。俄僑在哈爾濱建立東正教教堂達20座之多。圣·索菲亞教堂,東正教教堂,坐落在埠頭區(現道里區)水道街(現兆麟街)與透籠街角,始建于19073月。具有拜占廷建筑風格,現今已成為哈爾濱建筑博物館。

(二)城市規劃

哈爾濱在中東鐵路修筑以前,盡管不像舊志中所記載的那樣,只是“松花江畔三五漁人,舟子萃居一處,不過為蕭瑟寒村而已”,但充其量亦不過有百余村,且多散布于現哈爾濱市區的近遠郊,至于城市規劃更無從談起。1898年哈爾濱成為中東鐵路中心樞紐后,隨著鐵路的修筑亦開始對城市建設進行規劃設計。1900年,中東鐵路工程局派А·К·列夫捷耶夫為首任工程師,對新市街進行規劃設計。最初的城市規劃者按其首都莫斯科的規劃模式,巧妙地運用城市本身所具有的以及后來人為的區域分隔特點,作為城市建設的總體規劃。依據地勢北臨松花江、南靠馬家溝河的天然環境布置街道,利用濱洲、濱綏、哈大三條穿越城市的鐵道線進行區域分隔。

(三)街道布局命名

中國傳統城市的街道布局是以“坊里制”為主,即多數街道都呈現出“井”字形布置,四四方方的極為規矩。但在當時的哈爾濱中東鐵路附屬地界內(即今道里、南崗等地)的許多街路則呈放射形,即以廣場或中心建筑為點,向四面八方輻射,形成幾何形街路。街路名稱的來源和演變除受客觀環境的影響外,也常為文化的接觸變遷所左右。綜觀受俄僑文化影響的哈爾濱街路名稱,可以分為:以俄國名人或僑民間有“威望”人員的名字命名的街路,一俄國地名或其他國家名稱命名的街路,以行業或居住者身份而命名的街路,以自然景觀特征而命名的街路。

(四)俄語影響

俄羅斯人對哈爾濱來說是外來民族,廣大俄羅斯中下層民眾同中國人友好相處,互相影響。過去的哈爾濱人都能講幾句盡管發音不準,但也能揣摩懂的“俄語”,精通俄語的也大有人在。哈爾濱中國居民中常用的外來語至今仍然使用著,如大面包——列巴,梭形面包——賽依克,秋林腸——里道斯,俄國白酒——伏特加,水龍頭——葛蘭,水桶——維特羅,外套——夾克,女人——瑪達姆,好——哈拉少,不好——涅哈拉少等。

(五)飲食影響

在飲食文化上,西餐是隨著俄僑駐足哈爾濱的。繼1905年中東鐵路俱樂部西餐廳開辦以后,無數的西餐舞廳、西餐風味店、咖啡館、冷餐店、酒吧等帶有西方飲食傳統的店鋪,在俄僑的操持下蜂擁而起,其最興盛時西餐廳達百余家,僅中央大街兩側即有三十余家。西餐飲食業的發展,極大地豐富了哈爾濱地區人們的飲食結構與內容。

五、黑龍江省博物館俄僑展館的建立

俄羅斯僑民在哈爾濱留下了無數的歷史印記,其中最突出、最珍貴、最偉大、最能體現俄僑熱愛哈爾濱大自然環境的完美杰作就是東省文物研究會。

東省文物研究會,原是莫斯科商場,始建于1906年,是哈爾濱市最早的商場之一。1923年,為慶祝中東鐵路修筑25周年,一些俄國人舉辦了一個大型紀念展覽會,同時組織了東省文物研究會,附設了一個博物館,廣泛搜集、陳列東北地區的自然標本和民族、民俗文物。該會設有地方出版物部,專門收集、保存哈爾濱出版的俄文、其他外文報刊和大量報紙。1931年日本帝國主義侵占東北后,該機構先后稱為東省特別區科學研究院、北滿特別區科學研究院、北滿科學研究院;1937年改為大陸科學院哈爾濱分院博物館;1945年起由蘇聯政府代管,改稱哈爾濱地方志博物館;19464月又改名哈爾濱工業大學常設運輸經濟陳列館,歸中長鐵路管理局領導;1950年再更名為哈爾濱工業大學科學研究所;1951年改稱松江省科學博物館;1954年松花江與黑龍江省合并,最后定名為黑龍江省博物館。

黑龍江省博物館原本就是一座歷史悠久的俄僑建筑,館藏一定數量的俄僑文物。黑龍江省博物館作為一個省級的文化龍頭單位,現在將成立俄僑博物館,黑龍江省博物館秉著尊重歷史的原則,堅持仔細認真的態度,弘揚特色文化的精神,建好俄僑博物館。

曾經在哈爾濱近現代史上活躍了半個世紀之久的俄僑現象已經消失,于歷史的長河中他們如同風雨中的浮萍,大批地涌入又逐漸地離去,然而他們的歷史足跡可謂遍及哈爾濱的大街小巷。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俄僑的物質文化生活對哈爾濱歷史文化的形成、發育、發展起到了基礎性的作用,反而也使哈爾濱擁有了帶有俄羅斯風情的異域文化特色,這對哈爾濱來說是獨一無二的,可稱得上是世界文化史上的珍品。哈爾濱人也十分珍視自己的歷史,并希望哈爾濱能帶著這份獨特的魅力走進國際大都會的行列,未來的哈爾濱更將大氣磅礴、開放包容、時尚活力,不斷創造屬于自己的未來!

 

參考文獻:

1.李述笑:《哈爾濱歷史編年》

2.石方:《哈爾濱俄僑史》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分享到:
黑ICP備09058955號 Copyright (c) 2009 hljmuseum.com 黑龍江省博物館 版權所有
地址:南崗區紅軍街64號 電話:0451-53644151 傳真:0451-53622745 郵編:150001 東北網制作
開館時間:周二至周日;9:00~16:30(15:30停止發票)
年均訪問量:412871人次

黑公網安備 23010302000146號

2019新曾道内部玄机图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