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受眾引進來,讓博物館走出去——談新時期博物館教育理念的與時俱進

發布日期:2015-10-13  新聞來源:  編輯:馮拓菲 蔣 萃 楊 旭

  

黑龍江省博物館     

 

摘要:現今,無論是發達的西方國家還是我國都傾向于重視博物館社會教育職能的發展,這種變化既是時代發展的必然所需同時也與博物館自身的特點與屬性密切相關。在這種大背景下,博物館如何充當好進行社會教育職能的重要角色成為擺在每一個博物館人面前的課題。筆者以發揮好社會教育職能這個目的為出發點和立足點,結合本館實際,從如何將受眾吸引進博物館來;怎樣讓博物館的文化知識走出去,從而做到文化引領風尚這兩個論點,來試圖探尋新時期如何做到博物館教育理念的與時俱進。

關鍵詞:博物館  引進來  走出去  教育

 

在海倫?凱勒的《假如給我三天光明》一書中有這樣一段話:“我要把一天用來對整個世界,從古到今作匆匆一瞥,我要看看人類走過的艱難曲折的道路,看看歷代的興衰和滄桑之變。這么多東西怎么能在一天內看完呢?當然,我只能參觀博物館。”眾所周知,自然與社會的無數次興衰更迭,文化的歷代傳承與發展,科技日新月異的創新與進步,最終都濃縮、沉淀在博物館中。

2007824在國際博物館協會全體會議上通過了經修改的《國際博物館協會章程》,其中對博物館的定義做了修改,規定:博物館是一個為社會及其發展服務的、向公眾開放的非營利性常設機構,為教育、研究、欣賞的目的征集、保護、研究、傳播并展出人類及人類環境的物質及非物質遺產。“定義將‘教育’調整到博物館業務目的之首位,置換了多年來將‘研究’置于首位的認識,這雖然是表達語序的一個小調整,卻是博物館發展的重要一步,從此,現代博物館就從‘物的關懷’向著‘人的關懷’轉變,博物館教育已經成為學校教育的有力補充,成為我們社會教育的重要場所。”[]十八大提出:“文化是民族的血脈,是人民的精神家園。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必須推動社會主義文化大發展大繁榮,發揮文化引領風尚、教育人民、服務社會、推動發展的作用。”博物館是儲存文化營養的場所,其自身的特點決定其在傳播普及文化知識,教育公眾活動中應走在前沿。博古才可通今,格物方能致知,無論是博物館自身的屬性,還是當今社會的發展方向,都使博物館當之無愧地成為了普及和傳播科技文化知識,拓展社會教育領域的重要陣地。

博物館的教育職能已然明了,而后如何發揮出、發揮好這種職能是擺在所有博物館人面前的一個重要課題。在筆者看來,隨著公眾在博物館社會教育中的導向角色日益凸顯,博物館對公眾的教育應以“請進來,走出去”為指導思想,并在實際工作中用這個思想統領全盤的布局。本文中提到的“請進來”主要是指博物館在社會教育中綜合運用各種人文和現代科技手段將觀眾吸引到博物館的文化氛圍中來。本文中提到的“走出去”主要是指在觀眾走進博物館之后,如何能讓博物館的教育內容真正變成觀眾自己的知識,通過博物館社會教育活動的開展,提升觀眾的精神境界和文化素養,從而提升國民素質,讓博物館在提高國家文化軟實力過程中發揮好文化引領風尚、教育人民的作用。同時,“引進來”和“走出去”不是兩項孤立的行動,它們在實踐中應是相輔相成的。“引進來”為“走出去”奠定基礎,而“走出去”是為了更多的“引進來”。

一.做好“引進來”工作,讓博物館教育活動有良好的受眾基礎。

(一)將受眾這個內因的積極性調動起來十分重要。

博物館因其深厚的歷史積淀、巨大的知識容量而成為人們仰慕的地方,但有時也恰恰是因為它的淵博,讓人們不免敬而遠之。在當今博物館逐漸走下圣壇,將公眾作為教育服務主體這個大趨勢下,公眾自然轉換成了整個過程中的內因。馬克思主義哲學認為,外因是事物發展變化的條件,內因才是事物發展變化的根據。所以,能否讓公眾這個內因首先真正融入博物館中就成為了博物館社會教育成敗的關鍵所在。我們博物館人首先要盡最大努力讓群眾了解到這種角色轉變的現狀,讓群眾知道他們已經成為博物館教育工作的出發點和立足點,從而讓他們從想要走進博物館、敢于走進博物館開始,到有目的、有計劃地走進博物館,逐漸真正地融入到博物館濃厚的文化氛圍中,將博物館作為他們自覺完成境界提高的臺階,最終博物館成為他們用來豐富人生的一部分。

(二)在實際工作中如何將公眾“引進來”。

俗話說:“酒香不怕巷子深”,但我們認為,在現今社會,“酒香也怕巷子深”,坐等被人挖掘的做法是行不通的。一個人要懂得推薦自己,別人才有可能了解你,重用你;博物館作為文化傳播機構,也要學會毛遂自薦,要想讓公眾向你靠攏,首先要讓大家了解你。而讓公眾了解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辦法就是加大宣傳力度,而且在宣傳過程中要敢于創新,善于借鑒其他學科的方式方法,讓宣傳效果更加明顯。

1、廣泛撒網,鋪開宣傳面。

在這個通訊技術迅速發展的時代,各種通訊手段都被人們用來進行傳播交流,信息的獲取幾乎無處不在。博物館作為文化傳播機構,不能固步自封,要敢于接受新鮮事物,學會充分利用這些通訊手段為自身的社會教育活動做宣傳。黑龍江省博物館在保留已有的較成熟的報紙、電視、網站、宣講、發送傳單等宣傳手段基礎上,積極探索運用新興的通訊手段進行宣傳,例如我館正在籌備之中的微博手段和即將納入日程的微信手段,我們相信這些新的通訊手段必將在不遠的將來成為有助于整個博物館行業宣傳活動的助推器。

2、巧妙利用認知失調理論激發公眾的參與動機。

認知失調理論是20世紀出現的一種心理學理論。這種理論認為,個體的認知結構由個體對環境、自身與自身行為等方面的知識、意見或信念等認知元素組成。如果構成認知結構中的各認知元素不一致,個體就會在認知方面感到失調,心理上會體驗到不平衡的緊張感,進而激發某種動機,發動行為,以尋求認知協調,達到心理平衡。[]

黑龍江省博物館在宣傳中對這種心理學理論加以運用,達到了很好的效果。我館為了傳播龍江地域文化知識,開辟了“每月一縣”特色展覽,展覽以黑龍江各縣級區域為單位,每12個月換展一次,展覽內容以各縣級單位的歷史、文化、地理、民俗等為主。這種大型特色展覽無疑有助于對省外宣傳、對省內普及我們黑龍江的地域知識。出發點是好的,但是,如何能吸引更多的參觀者,讓此展覽最大程度地發揮作用成為了擺在我館工作人員面前的一個挑戰。在宣傳中,我館一方面全面利用各種宣傳手段,廣泛撒網,鋪開宣傳面;另一方面,我們首次借助認知失調理論,在宣傳語上下功夫。如在撰寫的宣傳語中包含這樣的內容:“每天生活的地域,你了解它多少”,“也許你生活的地方曾經走出了四位皇后喔”,“想了解完顏阿骨打的母親么”,“也許你還沒去過五大連池,但是你看完展覽就能當五大連池的導游嘍”等等。這些宣傳語都是以盡可能地打破公眾已有認知結構的平衡為出發點而撰寫出來的。對于不同的受眾來說,這會在不同角度讓其在認知方面感到失調,從而激發他們新的認知動機。這樣一來,公眾就會產生強烈的參觀展覽的欲望,同時在參觀展覽時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來尋求認知協調,達到心理平衡。                     

首次將這種理論運用到實踐中,我們收到了良好的效果。在展覽期間,入館觀眾量同比大幅增加,而且目的性增強,參觀欲望和參加相關調查問卷等活動的積極性十分高漲,在聆聽講解過程中與講解員互動的情況也逐漸增多。之后,我館在進行其他展覽宣傳時,根據實際情況合理運用這種方式,均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二.在“引進來”的基礎上下好“走出去”這盤棋,圓滿完成博物館社會教育的任務。

(一)“引進來”最終目的是為了“走出去”。

有一種參觀博物館的情況,即有些觀眾雖然進入了博物館參觀,但是根本就是懵懵懂懂,參觀之后匆匆離開,只留下了一堆空有影像的照片權當紀念。這種情況的發生是因為這些觀眾一方面沒能夠在精神上真正地走進博物館來,更重要的是在走進博物館之后沒能夠被博物館的文化氛圍所感染。不能否認,這種現象的發生有參觀者的主觀因素作用,但是更重要的是博物館沒能用自身的魅力感染觀眾,讓觀眾在精神上與博物館進行交流。這就要求博物館本身要深刻認識到讓觀眾走進來的最終目的是讓觀眾帶著從博物館中獲得的文化知識、道德素養走出去。只有這樣,博物館才算是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二)在實際工作中如何讓博物館“走出去”

1.根據少年兒童的年齡特點,科學開展教育活動項目。

少年兒童是國家的未來,民族的希望,世界上各個國家都十分重視對少年兒童的教育。博物館是對公眾進行社會教育的機構,因此,對少年兒童開展教育活動也是博物館工作的一個重要部分。心理學研究發現,不同年齡的個體具有該年齡段特有的心理特征。在思維方面看,童年期(612歲)的學生思維具有較強的具體性與形象性,抽象思維還比較差。少年期(1215歲)的學生,抽象思維已經有較大的發展,但還是經常需要具體的感性經驗作支持。[] 

筆者認為,博物館在開展少年兒童教育活動時,應該充分考慮到其心理實際,有針對性地采用符合其年齡特點的教育內容、教育形式和教育方法,方能收到積極的效果,如果用對待成人的教育方式來對待孩子,無異于拔苗助長,不但不能收到良好的效果,還會適得其反。黑龍江省博物館在實踐中,根據少年兒童的年齡和思維特征為他們量身設計了一些教育項目,收效良好,在此希望和同仁們共同探討。

1)兒童少年自然科學體驗館——孩子們的樂趣課堂。

2010年,我館在自然展廳特設少年兒童綜合活動廳,命名為黑龍江省博物館兒童少年自然科學體驗館。在自然科學體驗館中,我們根據少年兒童感性思維和形象思維發達的特點,設置了體驗項目,如“動物身體的奧秘”、“食物網”、“將動物送回棲息地”、“帶你走進微觀世界”、“仿真虎穴”、“想象墻”等趣味項目,這樣一來,孩子們就可以在聽完講解之后通過這種直觀形象的方式來加深記憶。尤其是在仿真虎穴前,用特殊材料制作而成的山洞虎穴樣式十分逼真,我館工作人員又用聲光電的技術在虎穴深處制作了一只時而探出頭、時而返回洞里的3D大老虎形象,讓許多孩子在聽完講解之后真正感受到了東北猛虎的凜冽姿態。

我館還根據孩子們感興趣的恐龍化石展覽部分,推出了恐龍化石挖掘和恐龍化石裝架兩個活動部分,其中恐龍化石挖掘這一互動項目在國內尚屬首創。在活動中,我們模擬了恐龍化石發掘的現場,并將孩子分成小組,以競賽的方式看看哪一組先挖掘出不同部位的恐龍化石并能正確地將化石完整裝架。為了強化形象記憶效果,我們還特別添加了標注恐龍化石具體部位名稱的環節。這項活動一經推出即引起小觀眾強烈的參與熱情,幾乎每天都有家長或者學校打電話預約,好多孩子參與了許多次仍然興趣盎然。現在,許多曾參加過活動的小觀眾再次聆聽恐龍廳的講解時,都能輕松回答出講解員的問題。

此外,還有互動項目,如“跟長頸鹿比身高”、“跟恐龍比體重”等,在學會知識的同時,孩子們的自信心也得到了增強。

2)以形象化、直觀化的活動為依托,適當合理地加入教育內容,寓教于樂。

增強趣味性是方式,最終目的是要傳授知識,對孩子進行教育。黑龍江省博物館在這種指導思想下,以兒童少年自然科學體驗館為大本營,因地、因時制宜地開展了多種形式的活動。在寒暑假期間,我們根據孩子們假期時間較長的特點,通過開辦小小講解員培訓班,開辦寒暑假少年兒童特展等方式讓孩子們在博物館度過一個個既能休息大腦,又能學到知識的假期。

尤其是小小講解員培訓班,經過多年的實踐,我們已將它打造成為一項全方位、立體化的系列活動。在培訓班中,不但有專業的講解專家教給孩子們講解中用到的發音吐字秘訣和恰當的手勢姿態,同時在課程中間我們還會穿插讓小小講解員進展廳實踐講解,地點就在為孩子們開辦的暑期特展展廳。這種方式使理論與實踐緊密結合,孩子們不但興致勃勃,同時自身的能力和膽量也得到了鍛煉,可謂是一舉多得。同時我館還將科普知識講座、小小志愿者招募等活動與小小講解員培訓班有機融合,讓博物館走到孩子們中間,真正成為孩子們的第二課堂,成為孩子們攝取知識的樂園。

2.順應認知規律,加強形式創新,讓博物館的活動走向更廣闊的天地。

相對于少年兒童來說,成年人顯然具備更高的認識和理解水平,認識過程又稱認知過程,是指人們獲取知識和應用知識的過程,它包括感知、記憶、思維、想象等。[]如果想讓人們成功地接受博物館的教育,認識過程的成功顯然是首要的。黑龍江省博物館以認知規律為軸心,以民俗知識為內容,開展了一系列實踐活動。

1)依托民俗特展,搞活宣教內容,讓民俗知識進社區。

中國是一個具有悠久歷史和燦爛文化的文明古國,民俗作為傳統文化的組成部分,可以說是人類文明活化石的一種。普及民俗知識,對提高公眾文化素養,增強愛國主義情感有很大的益處。為此,黑龍江省博物館以民俗特展為依托,創新形式,開展多種吸引社區群眾廣泛參與的趣味活動。如端午節時,在博物館內舉行包粽子大賽,以固定長短的時間為限制,以包粽子個數的多少作為名次的評比標準。參賽的選手均為活動前期報名的社區居民。在中秋節期間,我館會在一樓大廳設置月餅工坊,現場由專業制餅師為觀眾演示月餅的制作過程,趣味十足的月餅制作過程與香噴噴的現烤月餅總會引得觀眾競相觀看。在春節期間黑龍江省博物館里就更是熱鬧:現場制作木版年畫,有獎猜燈謎,手工制作花燈評比,現場書寫對聯等,觀眾常常是眼花繚亂,恨不得自己多長幾雙眼睛才過癮。這些活動在相應的特展基礎之上開展,與展覽內容相得益彰。活動增強了展覽的吸引力和效果,展覽彌補了活動內容上的不足。而且在活動中的每一個現場制作環節,都有我館專業講解員循環講解制作技藝以及相應節日的相關知識,力圖在現場活動對感官的直觀刺激下能夠增強記憶和理解的效果。

通過創新活動形式,避免單一、冷冰冰的展覽說教,社區居民參與活動積極性有了很大提高,我館的社會教育活動取得了切實的良好效果。就像美國華盛頓兒童博物館墻壁上的那行標語:“告訴我我會忘記;給我看我將記住;讓我做我就會明白”說的一樣,公眾在切實參與活動中讓自己暫時變成了博物館的一員,自然而然也就很好地接受了博物館的教育內容。

2)順應認知規律,創新教育形式,龍博劇社生動詮釋民俗知識。

除了舉辦相應的民俗活動外,為了使民俗知識普及教育活動更加立體化,我們黑龍江省博物館經過醞釀、論證與考量,決定在借鑒其他國內博物館經驗并結合我館實際加以改進的前提下,依托相關部室,成立黑龍江省博物館龍博劇社。

龍博劇社旨在以特有的獨幕劇或多幕劇的表現形式,配合輔助相關民俗展覽內容,將歷史故事、民俗內容、人物傳奇等通過聲情并茂的表演讓公眾在直觀感知的基礎上加深記憶,加強對民俗知識的理解程度。劇社成立至今,已經成功演出五部民俗題材劇目,分別是融合中西方文化的《當財神爺遇到圣誕老人》,以二月二皇帝祭天乞求風調雨順為題材的《春耕大典》,以愛國詩人屈原的傳奇故事為題材的《屈原》,以遼代捺缽制度為題材的《挑戰頭魚宴》,和以科幻為題材的兒童劇《穿越時空—龍骨山游記》。這種在黑龍江博物館界的首次嘗試收到了良好的效果,場場演出爆滿,許多觀眾寧可站著也要看完演出。令人記憶深刻的是許多觀眾看完《屈原》劇目的演出之后都默默地流下眼淚,有一位觀眾激動地說:“要不是現場看到這么好的劇目,我真的理解不了屈原偉大的愛國主義情懷!”龍博劇社的演出獲得了成功,這種舞臺劇配合民俗展覽與社區居民參與民俗活動三位一體的構式順應了公眾由感知開始的認知規律,讓公眾帶著博物館的民俗知識和愛國情懷收獲滿滿地走出博物館。

十八大指出: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必須堅持貼近實際、貼近生活、貼近群眾的原則,建設民族的科學的大眾的社會主義文化。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博物館的社會教育工作任重道遠,“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我們每一個博物館人都應該具有強烈的社會責任感,在實踐工作中不斷積極探索博物館社會教育的新鮮路徑、有效路徑,為我們國家早日建設成為文化強國而貢獻力量。



[]陳梓生:《博物館與兒童美學教育》,《新的社會服務 新的管理機制 新的發展思路——學術研討會論文集》,黑龍江人民出版社2013年,第74頁。

[]蔡笑岳:《心理學》,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7年,第36頁。

[]蔡笑岳:《心理學》,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7年,第35

[]蔡笑岳:《心理學》,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7年,第41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分享到:
黑ICP備09058955號 Copyright (c) 2009 hljmuseum.com 黑龍江省博物館 版權所有
地址:南崗區紅軍街64號 電話:0451-53644151 傳真:0451-53622745 郵編:150001 東北網制作
開館時間:周二至周日;9:00~16:30(15:30停止發票)
年均訪問量:412871人次

黑公網安備 23010302000146號

2019新曾道内部玄机图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