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鎮館之寶之三:南宋《蠶織圖》

發布日期:2015-10-13  新聞來源:  編輯:馮拓菲 蔣 萃 楊 旭

  

 

  

       黑龍江省博物館藏《蠶織圖》,卷軸,絹本、線描、淡彩。全長1100厘米,畫心縱518厘米、橫27.5厘米,跋縱460厘米、橫28.7厘米,繪制時代南宋。
       作者樓璹(10891162),字壽玉,一字國器,卒于1162年,73歲,官至右朝儀大夫,初佐婺州幕,后任於潛令,他的耕織圖,就是在任於潛縣令內繪制的,由近臣推薦給宋高宗,根據傳記上的時間推算,他獻圖應是在高宗奠都杭州前不久。據《鄞縣志》樓璹傳記載:“樓璹除於潛縣,篤意民事,為耕織二圖。耕自浸種至入倉,凡二十一事,織自浴蠶至剪帛,凡廿四事。事為之圖,系以五言詩各一章,章八句” 。宋高宗即位臨安(今浙江杭州)后,為鞏固政權,即下重農桑之詔,樓璹進獻的《耕織圖》,很得宋高宗賞識和喜愛。曾藏諸御府,其后又命翰林圖畫院摹繪此圖。《宋史?藝文志四》記載:“樓璹耕織圖一卷,高宗閱后,即令嘉獎,并敕翰林畫院摹之。”清代乾隆年間,樓璹的耕織圖還藏在清宮,乾隆時的阮葵生在《茶余客話》中記載:“宋於潛令樓璹作《耕織圖》以獻思陵,每圖各系五言八句詩。余在內廷,得見其真跡,詩皆小楷書。”此卷所繪內容,是江浙一帶的蠶織戶自“臘月浴蠶”開始,紡織至“下機入箱”為止的養蠶、織帛生產過程。此卷無題詩、無款、人物線描風格也不盡相同,再據跋語所記,可以確定為當時翰林圖畫院的摹本,圖下所注小字為宋高宗吳皇后所書,皇后獎勵蠶織,以示儀范天下。吳皇后,《宋史》有傳,并見于《四朝聞見錄》等書,是宋高宗的繼配,她博學經史,善于書翰,其書絕似宋高宗。
  長卷由24個場景組成:臘月浴蠶;清明日暖種;摘葉、體喂;谷雨前第一眠;第二眠;第三眠;暖蠶;大眠;忙采葉;眠起喂大葉;拾巧上山;箔簇裝山;?繭;下繭、約繭;剝繭;稱繭、鹽繭甕藏;生繅;蠶蛾出種;謝神供絲;絡垛、紡績;經靷、籰子;挽花;做緯、織作;下機、入箱。長卷第一段是“浴蠶”,能起選種和消毒作用。“?繭”是在成蠶吐絲做繭期間,人工在蠶室內加溫,并調節濕度,畫面上是立滿簇山的蠶寶寶,地中間放著炭火盆,一老者蹲在火盆旁,續碳調火,旁有水盆,用來調節濕度,畫中都高腳燈臺,表明需要日夜精心護理。“鹽繭甕藏”,是蓄繭的科學技術措施之一,畫面上三口大甕,兩口已經用泥封好,一口敞開待裝繭放鹽,畫中三男子,一人在桌前收繭,一人在稱繭,一人在和泥,遠處桌上有裝鹽的碗。這一蓄繭技術,在我國最早見于北魏賈思勰所著《齊民要術》:“用鹽殺繭,易繅而絲韌。”徐光啟《農政全書》中《蠶書》記載:“凡浥繭,列埋大甕地上,甕中先鋪竹,次以大桐葉覆之,乃鋪繭一重,以十斤為率,摻鹽二兩,上又以桐葉平鋪。以此重重隔之,以至滿甕,然后密蓋,以泥封之。這樣可使蠶絲明亮柔韌,卷上只畫了三人操作,卻把甕藏方法表現的簡單明了。
  畫卷前半部由“臘月浴蠶”到“鹽繭甕藏”,畫的是養蠶過程,后半部所畫除“蠶蛾出種”和“謝神供絲”兩段外,其余七段畫的是繅絲織帛的過程。畫面前半部注寫的比較詳細,在畫面上難以表現的,如清明日暖種,幼蠶至成蠶每眠所需時間、所應節氣、色澤變化,如何切葉喂養,如何拾巧上山等,都配合畫面,用小楷標出內容并加注解。后半部所畫的紡織過程,包括紡織機具和技術,畫的比較詳細,但注解比較簡單,只有標題而無說明。所繪生繅、絡垛、經靷、挽花、做緯等繅絲用具,織帛機具和操作技術,后世雖有改進,其原理相近。特別是“挽花’’一段中的機具,畫上的挽花部分所繪提花機,有高起花樓,提花工正在忙于挽提經線,織機中間托有衢盤(目板),下面垂吊衢腳(鉛錘),上有兩老鴉翅(提刀),并有卷布軸等等。整個結構相當復雜。提花機自商周以來雖有古文獻記載,但對花機的機件結構都記錄不詳,更難得圖像記載,我館《蠶織圖》上第一次詳細繪出提花機的機體、結構和操作方法,比《天工開物》、《農政全書》所記載提花機早400余年。
  長卷的布局,以一長廊式的長屋貫穿畫卷始終,以所繪蠶織24事為尾。長屋用簡明的界筆畫出屋瓦、斗栱、梁柱、窗牖,以長廊式為背景,結構簡單重復,易有呆板枯燥之感,畫家在摘葉、大眠、約繭、甕藏等場面的長屋外部,綴以忙碌的人物,消除呆板枯燥的感覺。畫家又將長屋中部斷開,畫入“忙采葉”的場面,使人在展卷觀賞時,破除了大長廊從頭至尾給人的單調之感。
全卷共繪74人,形神兼備,對比鮮明。婦女41人,中老年男子23人,少年3人,少女5人,嬰兒兩人。在中老年男子中除“謝神供絲”一節,有一頭帶東坡巾、身穿綠袍者外,其他22人皆頭上裹著低短的黑色巾子,這是《宋史?輿服志》上所記載限制庶民幞頭、巾子尺寸的反映。中青年和老年婦女除“謝神供絲”中有一披粉帛者外,其她40人都不披帛,但服裝花色多種多樣,不盡相同,服飾均為宋裝。在繅絲織帛部分畫面中,有一粉衣藍裙束腰的女子,曾出現于“生繅”、“挽花”和“織作”等操作中,此女應該是有專門技術的女工。在“忙采葉”中,一中年男子,袒露左臂,自肩至腕刺一青色蟠龍圖案,反映出當時宋代江浙一帶尚有謝神、紋身的社會風俗習慣。
  此卷包首是宋代鳥獸繁華地緙絲,引首與前隔水騎縫鈐“蕉林書屋”印。前隔水鈐“長宜子孫”和“孫承澤印”。前隔水與畫心騎縫上有一印不識,下鈐“清河私印”,又下一印不識。畫首鈐有“乾隆御覽之寶”、“石渠寶笈”、“三希堂精鑒璽”、“宜子孫”、“御書房鑒藏寶”、畫尾鈐有“嘉慶御覽之寶”、“宣統御覽之寶”、“蕉林梁氏書畫之印”、畫尾與后隔水上部壓押縫章不清,中鈐“乾隆鑒賞”、“宣統鑒賞”、“無逸齋精鑒璽”、下有押縫章兩個,不清。后隔水鈐有“蕉林鑒定”、“北海孫氏珍藏書畫印”。后隔水與卷尾押縫章有“棠邨”、“蕉林居士”二印。另在卷尾三個接縫處也鈐有“棠邨”、“蕉林居士”印。
  卷尾有元代鄭子有、鮮于樞、明代宋濂、劉崧、清代乾隆帝、孫承澤等九家跋語。此卷先后收藏于元代余小谷,明代吳某家,清為梁清標、孫承澤。乾隆時入內府,著錄于《石渠寶笈?初編》、《故宮已佚書畫目》。20世紀30年代,該畫卷由愛信覺羅?溥儀攜至東北。1945年后散落民間,1947年大慶市民馮義信購得,1983年他將此畫捐獻給黑龍江省博物館收藏。
  《蠶織圖》長卷是中國古代繪畫藝術的瑰寶,19837月,經故宮博物院著名書畫鑒定專家徐邦達、劉九庵、王以坤等鑒定,稱“此卷為文物一級甲品之最,視國寶而無愧,垂青史而不遜矣”。這件描繪八百年前蠶織的圖卷,對于我國蠶織技術史具有彌足珍貴的記錄,此畫卷為研究、了解我國南宋時期社會經濟、手工藝技術、風俗習尚及我國繪畫的現實主義傳統手法等方面,提供了豐富多彩、生動形象的珍貴史料。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分享到:
黑ICP備09058955號 Copyright (c) 2009 hljmuseum.com 黑龍江省博物館 版權所有
地址:南崗區紅軍街64號 電話:0451-53644151 傳真:0451-53622745 郵編:150001 東北網制作
開館時間:周二至周日;9:00~16:30(15:30停止發票)
年均訪問量:412871人次

黑公網安備 23010302000146號

2019新曾道内部玄机图a